洗碗吗

You are my untouchable dream.

求文!

记得是小舅系列,有丹你还有邕你,找不到了。有亲故知道是哪位太太的吗?求告知感谢!🙏

【丹奂】不许叫奂奂

#现实向短打

#双向喜欢 

#文笔不好 多多担待



01.

“唉…”这已经是金在奂今天第十次叹气了。


要说这原因,不是饭不好吃,也不是天气不好。


而是因为--那个不论何时何地都爱粘着他像是长在

他身上的人型萨摩耶-姜丹尼尔,最近看见他就躲

,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好好和他说了。



以往他要叫外卖的时候,挨个问大家要点什么,

每次问到姜丹尼尔,他都会像等待投喂的大狗狗

兴奋地跑过来,说要吃这个那个。



可是现在换成金在奂屁颠屁颠儿地去问姜丹尼

尔要吃什么,可对方总是淡淡瞥他一眼就转过身

:“不吃。”



金在奂关上房门之前翻了个白眼,心想真该把

姜丹尼尔这样子拍下来,让粉丝们看看谁才是名

副其实的高岭之花。



要是搁到其他人和自己这样闹别扭,金在奂通常

是不想理的,毕竟他也是上一任高岭之花的领衔代

表人。



可是这个人是姜丹尼尔,是他的队友,他的同龄

亲故,更确切地来说---是他喜欢的人。



02.


要说这感情是怎么从亲故发酵成今时今日这般境

地的,那就得要从无数个小细节说起了。



金在奂一开始对姜丹尼尔的感觉是模糊的,他喜

欢看姜丹尼尔笑,尤其是笑得皱皱巴巴或是眼睛变

成马卡龙的时候,他也会觉得很幸福,可偏巧姜丹

尼尔又很喜欢笑,开心的时候笑,不开心也笑。



怎么说呢,就像正午的太阳,让金在奂的心一直

暖烘烘的。



在队内同龄的亲故也只有姜丹尼尔一个,所以两

个人的关系就自然而然的亲密起来,那人也喜欢身

体接触,没事就搂个搂抱个抱。金在奂也不排斥,

毕竟姜丹尼尔体温高,在冬天简直就是个大型暖宝

宝。



那时金在奂还会很无语地想他们就差亲个亲了,

没想到后来他真的很盼望那个人能抱着自己亲一

亲。



本来金在奂也觉得搂搂抱抱的没什么,可是后来

小分队跳袋鼠的时候,姜丹尼尔那双长长的胳膊松

松地绕过自己的腰间,骨节分明的大手交叠在他的

肚脐眼附近,尖尖的下巴戳着自己的肩膀,他那颗

平稳了二十三年的心脏突然猛跳了一下。



歌曲结束的时候,又是那双胳膊和手将他稳稳地

托起来,自己的小腹也亲密无间地贴着姜丹尼尔的

背,这次他的心脏就开始止不住地狂跳了。



他想起来之前的生存节目里姜丹尼尔教他练舞,

已经是凌晨两点,三月的天气里那人额头却冒着汗

,却还是不厌其烦地教着自己动作,他看见镜子里

对方比划着动作的那双手,青筋凸起却又修长好看

。那双手的主人在纠正他动作时靠的很近,他闻到

对方身上汗水的味道,凛冽又清新,糅合着少年与

男人的特殊气息。



现在又和姜丹尼尔一起站在他热爱的舞台上,那

双手让他想起了曾经一直怀揣着的梦想的模样,

都是那么地清晰有力,像是要刻进他的骨髓里。



迟钝如金在奂,可是等到他梳理通自己心动的原

因后还不明白自己对姜丹尼尔的心意的话,那之前

的二十几年怕是要白活了。



03.


而此时使金在奂陷入忧愁的主人公--姜丹尼尔,

也坐在房间地毯皱着眉一筹莫展--他已经有一个月

没和金在奂说过一句完整的话了。



是,他是在闹小脾气,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解散

了,他那股心烦气躁的无名火仿佛就要从脚底劈到

天灵盖去。



他不敢和金在奂说话,害怕一开口就会说出不想

分开的话,害怕自己会把那人拥进怀里,害怕自己

会控制不住地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这份喜欢的萌生,也得从头说起。姜丹尼尔一开始

只觉得自己这个同龄亲故软萌软萌的,偏偏自己又

是那种睡觉也要抱着个大型玩偶的人,所以一直控

制不住想要靠过去抱一抱那人的欲望,而对方也一

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让他更加乐于放肆起来。



他喜欢听金在奂唱歌,那副眼尾和表情都塌塌的

模样实在太可爱,可是从那双嘴里传出来的歌声

又抑或悲伤抑或欢快,一字一句丝丝绕绕缱绻地

扣着他的心弦。



小分队的时候,金在奂就站在自己身边唱歌跳

舞,动作看起来比之前比赛的时候进步了很多。姜

丹尼尔趁着变换走位的空隙就看着那人戴着发带

可爱的背影。



当然最喜欢的动作就是结束的时候,他稳稳地背

起金在奂,不重却像是背着全世界。


“要是这个人是属于我的就好了。”


等到姜丹尼尔大脑中自然而然冒出这个想法的时

侯,也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

觉是喜欢上金在奂了。



04.


金在奂在第二十次叹气后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必须要和姜丹尼尔谈一谈。离解散就剩一个月

了,他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委委屈屈地说再见。

于是乎金在奂打开冰箱拿出两罐啤酒,心一横就咕

嘟咕嘟地灌了下去。



“不管了,他要是对我有意见,就大不了被他揍

一顿,反正他那么大块头我也打不过他。”金在奂

怀持着酒精带给他的勇气,这样想着。




就在姜丹尼尔坐立难安想要去找金在奂的时候,

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打开房门朝他摇摇晃晃地走了

过来,又似乎带着些莫名的坚定,眼角红红的,让

他的心也跟着潮湿又动荡起来。




那人顶着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在他面前坐定,声音

却是软软地带着哭腔:“尼尔啊…你最近为什么不

理我…什么原因你总要给我说说啊…不行你打我

一顿出出气…”金在奂越说越委屈,表情也泫然欲

泣,抓着姜丹尼尔的一双手就朝自己脸上打去。



可是预期中那火辣辣的痛感却迟迟未出现,反而

是那双手温热地包裹住了自己的半边脸蛋。金在奂

将之前因为害怕紧紧闭上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

姜丹尼尔那张帅脸上紧紧皱着的眉头。


“你喝酒了?”


“就喝了一点点。”金在奂垂着脑袋嗫嚅道。




姜丹尼尔又不说话了,金在奂见状又急急忙忙地

直起上半身想要去拉他的另一只手,却被眼前的那

个人拥了个满怀。


“乖,让我抱抱。”


姜丹尼尔把头埋进金在奂的锁骨处,那里因为对

方最近的减肥成效变得有些硌人,硌的他眼睛和心

脏都隐隐作痛。



金在奂被抱的紧紧的,脖子处被姜丹尼尔的呼吸吹

的痒痒的,脑子里的酒精因子开始隐隐作祟,他感

受到姜丹尼尔的两只温暖的手放在他的腰际,他开

始贪恋这种温度。


“尼尔,你的手好暖和啊…”


姜丹尼尔闻言又抱的更紧了,还在他耳边像个小

狗狗一样哼唧哼唧:“奂奂,奂奂…”



金在奂被这几声奂奂惊地抖了抖,以前姜丹尼尔

对他最亲密的称呼也不过是省去了个姓。他不顾姜

丹尼尔不满的扭动挣开了对方的怀抱。



金在奂垂下眼睛:“尼尔,你别这么叫我。”


大狗狗也不开心:“为什么?这么叫怎么了?”



因为……因为会心动的厉害,可是金在奂说不出口

,话到嘴边也变了个味道:“因为只有我男朋友才

能这样叫我。”



姜丹尼尔闻言又扑上来像是要让他窒息一样地抱

住他,“不行!只有我能这样叫你!奂奂 奂奂

 奂奂 奂奂 奂…”



金在奂被叫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想也没想就找到

那双喋喋不休的嘴吻了上去。姜丹尼尔立马变得安

静如鸡,还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金在奂看着对方颤

动的睫毛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还要叫奂奂吗?”


大狗狗委屈的表情又出现了:“不叫了,那你再

给我亲亲?”


    “……”


    “……”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小分队的时候…”


    “我也是…”




互相表明心迹后,姜丹尼尔又抱着金在奂抱抱蹭蹭

了好久,还恶劣地啾啾亲对方的脸颊,亲一下就叫

一句奂奂。最后又抱着对方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一副要把最近没说的都补回来的架势。



“不过你这一个月到底是怎么了?”金在奂被折腾地

更晕了,一边把玩着姜丹尼尔的手一边问。



“奂奂…我舍不得你…更不想和你分开。”



金在奂又心动又心疼,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指穿过姜

丹尼尔的指缝,和对方十指相扣:“傻子,不会离

开你的,你也不准离开我。从今天开始是我们的第

一天,不会有什么最后一天…”



金在奂说着说着视线又开始模糊,恍惚中姜丹尼尔

用那双曾经让他心跳不已的手轻轻托起他的下巴,

嘴唇温热的触感附上他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吻干

了他的泪。



明天会怎样?一个月后会怎么样?由它去吧。

至少现在他们还在一起。

这是金在奂意识残存之际的最后一个想法了。



碎碎念:

96最近糖太少了,所以只能自己造糖吃了。

哭唧唧。

他瘦了好多 脸上没有了你最爱的脸颊肉
以至于不笑时候的眼神都凌厉了些
“是你说的分手,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一如他的表情 淡漠又决绝

嗷嗷奂尼今天的造型真绝了啊!瘦下来真的完全和以前两种感觉!

你是光,你是我的梦想


演唱会结束后姜义建叫住了在奂,被叫的人却站

在原地没有回头。姜义建走过去,却看见在奂像

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眶,一下子就心疼起来,手抚

上他柔软的脸颊:“怎么哭了呢?”



“尼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能比永远再多一天吗?”



姜义建这才松了口气,把眼前可怜兮兮的人拥入

怀里,“又听歌听哭了吗?傻瓜。”


姜义建感觉到肩上的湿意又多了几分,“可是年底

wannaone就要解散了,之后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

站在舞台上,散发着我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光芒。”



姜义建低低地笑了,胸腔里的共鸣声混着心跳传

到在奂的体内。



“在奂,以前出道是我最想实现的愿望,而现在你

就是我的光,我的梦想。往后余生,我只想追逐

着你前行。”


周围静悄悄的,只是怀里的人将他拥地更紧了。


“尼尔”


“嗯?”


“你也是我的世界里最亮的那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