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吗

You are my untouchable dream.

好像总是后知后觉
科学真的太特么好磕了
好磕到我流下猪lui

他瘦了好多 脸上没有了你最爱的脸颊肉
以至于不笑时候的眼神都凌厉了些
“是你说的分手,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一如他的表情 淡漠又决绝

嗷嗷奂尼今天的造型真绝了啊!瘦下来真的完全和以前两种感觉!

你是光,你是我的梦想


演唱会结束后姜义建叫住了在奂,被叫的人却站

在原地没有回头。姜义建走过去,却看见在奂像

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眶,一下子就心疼起来,手抚

上他柔软的脸颊:“怎么哭了呢?”



“尼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能比永远再多一天吗?”



姜义建这才松了口气,把眼前可怜兮兮的人拥入

怀里,“又听歌听哭了吗?傻瓜。”


姜义建感觉到肩上的湿意又多了几分,“可是年底

wannaone就要解散了,之后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

站在舞台上,散发着我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光芒。”



姜义建低低地笑了,胸腔里的共鸣声混着心跳传

到在奂的体内。



“在奂,以前出道是我最想实现的愿望,而现在你

就是我的光,我的梦想。往后余生,我只想追逐

着你前行。”


周围静悄悄的,只是怀里的人将他拥地更紧了。


“尼尔”


“嗯?”


“你也是我的世界里最亮的那束光。”